聊起自己所從事的職業,已經從警18年的陳小龍仍是滿腔激情。
  他說從小就有一個當警察的夢,後來經過兩次報考,如願進了警隊,穿上了這一身莊嚴的警服。作為潮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三大隊副大隊長,陳小龍一直戰鬥在刑偵一線,打黑除惡、緝槍治爆、打擊綁架勒索等嚴重暴力犯罪……他都是骨幹力量。
  今年全省開展“六大專項”打擊整治行動以來,陳小龍先後帶隊指導偵破多宗涉槍案,抓捕涉槍逃犯29名,繳獲各類槍支74支、子彈近60發、鉛彈近700發。
  他很珍惜警察這份職業,在他看來,“警察和壞人,就是貓和老鼠的關係,如果我們這些貓不抓老鼠,讓老鼠到處橫行,那社會就亂了。”
  巧審訊突破命案疑犯心理
  電視劇《便衣警察》讓陳小龍從小就對警察這個職業心馳神往。1994年社會公開招警,他去報了名,但沒有考上。陳小龍沒有氣餒,第二年繼續報考,終於如願以償。
  高中畢業後的陳小龍曾在派出所當過3年保安,積累了一些一線治安管理經驗。1996年潮州市公安局成立巡警支隊,剛剛入警的陳小龍成了一名巡警。但一開始他覺得有些不適應,“警察不是應該辦案嗎?”喜歡挑戰的他更希望能到刑事偵查一線去,多學點業務、多辦點案件,認為這樣更能體現作為一名警察的價值。
  單位領導來找他談話,並告訴他,當刑警很危險。“我不怕危險。”那時的陳小龍血氣方剛,“警察的行業肯定危險,既然選擇了這一行,我就不怕危險。”
  在刑警支隊,辦案過程中攻堅突破所帶來的快感,常常會讓他忘了勞累和危險。“特別是案件陷入僵局很長一段時間,突然找到了突破口,然後一路突飛猛進、勢如破竹,會特別痛快!”
  有一年,潮安先後發生了兩宗命案:一名21歲的男子先是搶劫摩托車殺人,後來又再次作案,入室盜竊被髮現後殺人滅口。身負兩宗命案的他畏罪潛逃到了寧波,以為安全了,在當地再次作案,被警方抓獲,一審被法院判處死刑。得知該消息,陳小龍和同事緊急趕赴寧波提審嫌疑人。該男子在看守所哭了兩天兩夜,但面對審訊,他卻常常緘口不言,或轉換話題不願交代。連審了3天,沒有太大的進展。
  陳小龍沒有放棄,他仔細翻閱了卷宗,研究了相關案情和背景情況後,決定從男子的女友入手。再一次審訊時,陳小龍按照提前準備好的思路說開去,一邊察言觀色。男子一直靜靜地聽著,足足有半天沒有開口。聽到動情處,他也默默地流下了眼淚,卻還是一句話也不說。就在陳小龍幾乎不抱希望的時候,男子突然緊緊捂住臉,像個小孩子一樣嗚嗚地哭出聲來,隨後對審訊人員說了一句:“你們做材料吧。”
  “聽到這句話,當時我幾乎都沒有回過神來,後來才明白他已經願意交代了。”陳小龍回憶。
  縝密偵查破獲網絡涉槍案
  今年8月下旬,省公安廳下發了一些涉槍線索,其中有一條來自四川的槍案線索涉及到潮州,大意是一個網名為“胡陵上家”的網友求購配件。
  陳小龍接受任務後,商請網警支隊對相關QQ號進行調查,發現潮州QQ號的使用者為賴某強,家住饒平縣聯饒鎮,而其上網場所所登記是另一個人,地址為饒平縣黃岡鎮一玩具廠辦公室。陳小龍分析認為,“胡陵上家”求購配件,說明購買的是槍支配件,賴某強是“胡陵上家”的上家,做五金模具加工,說明賴某強非法製造槍支配件的嫌疑很大。陳小龍立即安排民警加強對該窩點的摸查取證,確定該窩點是位於黃岡鎮該玩具廠東側的一個工場。
  9月11日中午13時許,陳小龍帶領專案組民警果斷出擊,突擊清查位於該玩具廠東側的工場,現場抓獲嫌疑人賴某強,查扣轉輪式土製來福槍2把,用於製造汽槍配件、鉛彈的模具、機床及汽槍零配366塊,以及郵寄配件的快遞單等。
  犯罪嫌疑人賴某強一開始只是交代,兩把來福槍是黃某造在2013年12月拿到他的工廠讓他幫忙修理的,一直放到現在。今年5月,他在網上跟網友聊天,對方說要槍支零配件,因沒談妥,就沒幫對方做槍支零配件,其他涉案情況不願交代。
  審訊工作一時陷入僵局,陳小龍決定親自審訊。通過仔細觀察後,他展開連珠炮般的提問,徹底粉碎了賴某強的心理防線。賴某強最終交代,其於2014年4月發現網上有人買賣槍支零配件,為了牟取利益,就用加工廠的機床生產了製造鉛彈的模具,在網上發佈賣鉛彈的信息,並通過快遞賣出了鉛彈1000發,其中有700發賣給了一個珠海市斗門區的人。當晚7時,民警在珠海斗門截獲賴某強通過快遞郵寄的包裹,內裝有696發鉛彈。
  在廣東警方破獲的涉槍案件中,非法持有槍支案件數量占了七八成。據瞭解,槍支來源方面主要有幾種渠道:一種是從邊境走私進來,一種是民間非法製造並通過網絡購買,也有一些槍支愛好者私自收藏槍支。而民間私藏黑槍的現象,也與粵東粵西村民持獵槍自我保護的習俗有關。
  為了敦促非法持有槍支人員主動繳交,省公安廳、省高院、省檢察院聯合發出通告,明確提出對主動繳交人員依法予以從輕、減輕或免除處罰。陳小龍所在的大隊充分運用該政策開展上門入戶宣傳,對非法持槍人員進行震懾和規勸,鼓勵群眾主動上交非法持有的槍支。這項工作成績顯著,據統計,近兩個月所繳獲的槍支就占了今年繳獲總量的一半左右。“槍支散落在民間是隱患,能繳到一把是一把。”陳小龍說。
  潮州市公安局潮安分局禁毒大隊大隊長許泳:
  緝毒13年,抓獲的最年輕吸毒人員僅13歲
  翻開許泳的筆記本,每天要乾什麼事情、要辦什麼案子、偵辦進展情況如何,事無巨細,一一記錄在本子上。這樣的筆記本,許泳的辦公室里堆了厚厚一摞。
  許泳是潮州市公安局潮安分局禁毒大隊大隊長。“參加禁毒工作13年,經我手抓獲的吸毒人員,最年輕的只有13歲。”說到這裡,許泳禁不住連連搖頭直表惋惜之情。這幾年,毒品犯罪年輕化趨勢嚴重,長期在禁毒一線的許泳感觸最深。“一人吸毒,全家遭殃;有的為了籌集毒資,盜竊、搶劫,走上犯罪道路,每次看到這一切都會覺得很痛心,也更加明白身上所肩負的擔子很重。”許泳說。
  在外辦案,一蹲守就是好幾個小時,酷暑時節,常常是衣服幹了又濕、濕了又乾,而將嫌疑人抓捕回來後,還要馬不停蹄開展審訊工作。因為辦案需要,經常熬夜到天亮。今年全省公安機關開展“六大專項”打擊整治行動,打擊涉毒犯罪是其中一項重點任務。面對案多人少的困境,許泳和隊友們連續奮戰在緝毒一線,工作強度很大。
  偵辦涉毒案件,要對涉案人員進行摸查、跟蹤、核實,工作鏈條很長,危險的環節也很多。作為一名基層的禁毒警察,許泳和隊友們隨時要面對許多未知的危險。“說實話,每次出去執行任務,我最擔心的就是安全問題,不僅僅是民警自身的安全,還有嫌疑人的安全。”看上去身材壯實、大大咧咧的許泳,其實心思很縝密,每次行動之前,他都會詳細制訂行動方案,考慮的事情也非常細緻。儘管如此,抓捕中遭遇擦傷、扭傷等皮外傷,都還是家常便飯。
  因為工作太忙,許泳和妻子每天見面的時間很少,深夜回到家,妻兒已經睡覺了。有時連夜審訊做筆錄,熬到天快亮才回到家,一覺醒來,妻子早已去上班,小孩也去上學,夫妻倆一天都說不上幾句話。許泳坦言在基層當警察壓力很大,好在自我調節能力還比較強。“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坐上半天,會想很多事情,心裡也會平靜很多。”作為大隊領導,在鼓勵隊友們乾好這份工作的同時,他也十分註意替下屬分憂,排解隊友們的工作壓力。
  文/圖:南方日報記者 洪奕宜 通訊員 鄭奕煌策劃統籌:戎明昌 陳捷生  (原標題:搗毀涉槍窩點 截下鉛彈郵包)
創作者介紹

教練alvin

rm64rmc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